AG游戏 > 一品修仙 > 第四一一章 神朝大帝的消息,自带喇叭的坐骑 新

第四一一章 神朝大帝的消息,自带喇叭的坐骑 新

离开了九夫坟,秦阳回头看了一眼,依稀还能看到密林里的坟茔,秦阳神情微微一个恍惚,看着手中的青玉簪子,一时之间颇有些迷惑,方才的一切总有一种似虚似幻的感觉WwW.КanShUge.La
  
  “黑影,在不?”
  
  “有话就说话,别问在不,很讨厌?!?br/>  
  “噢,你在的啊,刚才你怎么不冒泡,我还以为我又被迷惑了?!?br/>  
  “你没被迷惑,我也不敢随便说话,那几个蠢货已经成一根筋了,我的意识波动若是出现,被发现了之后,说不定还会引来什么未知的变化?!?br/>  
  “咦,你还能被他们发现?”秦阳颇有些意外,黑影被困在海眼里,被海眼魔石镇压,根本动不了,秦阳都无法移开海眼魔石,所谓的看,也不过是利用魔手的力量,将感应扩散到外界。
  
  “我再郑重的告诉你一遍,这里可能会有很多古怪的东西,出现能发现我的东西,有什么好意外的,你在外面的见识,在这里顶多只能囊括一部分而已?!?br/>  
  “那刚才那几个东西是什么?不是鬼物,也不是死人,也不是活人的?!?br/>  
  “精怪里的怪,而且都是比你强,最强的就是中间那个眼睛非??膳碌呐??!焙谟暗挠锲晕⒂行┲V兀骸八隙ㄊ歉芯醯轿业囊馐洞嬖诹?,不过这些都是旁枝末节,你说到她心坎里了,正好契合了她一直以来的困惑,又让她颠覆了嫁从夫的观念,解决了问题,所以她让你走,还送了你宝物?!?br/>  
  秦阳的表情如同便秘,这个当头一棒,着实是有点狠了,刚走了没多远,甚至还没接触到这个世界正常的生灵呢,就先遇到这些都比自己强的东西,这个世界的人到底是有多强???
  
  黑影似是察觉到秦阳的心绪,嗤笑一声。
  
  “别多想了,这是你运气不好,就算是在上古时代,遇到这种奇特的精怪,也是非常稀少的事情,我活了那么久,都从来没遇到过。
  
  天生魅惑,带有迷情双目的女人,在上古也很少见,尤其是运气差的,不到十年时间,连嫁九次都不成功,男人皆死于非命,这是闻所未闻的事情,你可别以为这是克死的,天生魅惑迷情目,本身的运势极好的。
  
  有这种能力的女人,无论修不修行,都会顺利无比,有的是男人愿意为她赴汤蹈火,只能说她比你还背。
  
  死后坟茔都葬在一处,九男围一周,一女葬中央,这是天然的局,他们都被困在这里,化作鬼物,经历了岁月,耗死了,可是当年的执念却还残留着,被天地元气和此处之局滋养,化作了精怪,若不化解执念,永无休止的那一天。
  
  可是他们本身就是执念所化,更是不可能自己想明白化解掉的,你以为为什么他们要拉着你不撒手,那个女人为什么会给你这般宝物?!?br/>  
  上古百科大全书一顿科普,秦阳总算是明白了。
  
  看了看手中的青玉簪,秦阳怎么看都没觉得这个东西是什么宝物,除了坚硬无比之外,半点威能都没有。
  
  “你说这个东西是宝物?到底是什么?”
  
  “别问我,我也不知道,谁知道她会孕育出什么宝物,反正肯定是宝物就对了,绝对不会害了你的宝物?!?br/>  
  听了这话,秦阳立刻拾取,将其炼化了,直接插在自己的发髻上。
  
  继续前行,距离看到灯火的地方已经不远,不过抵达之后,站在山麓之上,遥望着前方那座可以看出来是人族村落的地方,秦阳就停下了脚步。
  
  里面灯火通明,却不见半点人烟,也没有声音传出来,死寂一片。
  
  “黑影,你不会告诉我,我又是走大运了吧?”
  
  “这倒不是,我没察觉到有什么东西,村口有牌坊,典型的上古痕迹,上面还贴着一道玉符,这里是有符召护持的村落,说明这座村里里出过人才,这里也有上古天庭,也不对,应该更像是你们这个时代的神朝?!?br/>  
  “上古时代,除了上古天庭和上古地府之外,还有别的?”
  
  “有倒是有,不过全部都在二者的掌控之下,大都是凡人的世界,必须礼敬上古天庭和上古地府,才会在那段处处是危险的世界里,得到庇护,我觉得这里很怪,像是上古时代,又不像是。
  
  你进去转转吧,放心,没危险,我能感觉到里面有不少凡人的存在,若这里真是上古时代,夜里这样就很正常,没有人敢在夜晚离开聚集地活动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从那个时候就已经刻入到人族血脉里了?!?br/>  
  秦阳点了点头,有人族在,想要先了解一下基本信息,就容易多了,总好过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,谁知道是不是又傻不愣登的又闯进什么古怪的地方。
  
  从村口向着村子里前进,村口的牌坊上,玉符亮起一次微弱的光晕,光晕照耀到秦阳身上之前,黑影就已经主动将覆盖在秦阳体表的魔手力量撤走。
  
  光晕一扫而过,就陷入了沉寂。
  
  秦阳继续向前走,进入村子,黑影才重新冒头。
  
  “那枚符召能抵挡任何非人族的存在,虽然这枚符召力量有限,被察觉到了,终归是麻烦,接下来就看你的了?!?br/>  
  秦阳进入村子,回头看了一眼牌坊,继续向着村子走。
  
  每家每户门前,都挂着一盏红灯笼,袅袅的轻烟,盘旋在每家每户之上,整个村子之上,都有一股奇特的力量盘踞,将整个村落笼罩。
  
  秦阳前行不远,向着侧面望去,就见侧面一家的窗户上,似乎有人在偷窥,发觉他的动作之后,立刻缩了回去,屋内的油灯也被吹灭了。
  
  进入村子走了不过百余丈,就见两侧屋内,几乎同时洞开,一堆拿着锄头、粪叉、铁铲的农家汉子,冲了出来,将秦阳围在中央。
  
  “拉来滴瓜娃子,弄撒子咧?”
  
  一个皮肤粗糙的老汉,越众而出,手握着旱烟杆,上下打量着秦阳,目光很是警惕。
  
  老汉的口音让秦阳倍感亲切,秦阳一拱手,用差不多的口音回了句。
  
  “外乡人,夜深了,荒野不安全,想来借宿一宿?!彼底?,秦阳拿出一小块银锭,抛到老汉手里:“小小意思,不成敬意?!?br/>  
  果然,听到这口音,再加上银锭,老汉的警惕性顿时降低了不少,看了看村口的牌坊,再看了看秦阳,对其他人挥了挥手。
  
  “都滚回去睡觉去,别看了?!?br/>  
  众人一哄而散,老汉对秦阳挥了挥手。
  
  “你跟我来?!?br/>  
  跟着老汉进了老汉的家里,老汉就直奔侧屋,要让他儿子给让个床铺,被秦阳阻止了。
  
  “我随便凑合一下就行?!?br/>  
  老汉看秦阳不是客气,也就没勉强,带着秦阳进了正屋,拿出来半只鸡,还有一壶浊酒给秦阳。
  
  “收了你的银子,不能亏待了你,家里没什么好东西,你别嫌弃?!崩虾核嫡饣?,目光就望着酒壶,咽了咽口水。
  
  “老丈客气了,既然将老丈吵醒了,就来一起喝两杯吧?!鼻匮粢恍?,拉着老丈一起坐下,伸手一番,手中也拿出来一小坛之前买的酒,这酒劲头不大,其内的力量也很温和,凡人也能喝。
  
  “修行之人?!崩险杀磺匮舻氖侄蜗帕艘惶?,刚要坐下就蹦了起来,神情很是敬畏。
  
  “什么修行不修行的,我也是个普通人而已,老丈,来坐下喝两杯吧,正好有些事我要请教你一下?!?br/>  
  秦阳态度和气,老丈犹豫了一下之后,还是坐下,三两杯下去之后,就砸吧着嘴放开了。
  
  “这酒啊,硬是要得?!?br/>  
  “老丈要是喜欢,这酒就给你留下了……”
  
  喝了不一会,老丈就有些飘了,秦阳问什么就说什么,反正都是些常识的东西,连秦阳说什么在山中修行,老丈也没怀疑,就凭这口音,基本上就是附近的人了,又大方和气,还有什么好顾忌的。
  
  这天南海北的聊了足足一个时辰,老丈喝飘了之后,直接倒头就睡了,秦阳一个人,沉着脸坐在那里,脸色很不好看。
  
  脑海中竟是老汉刚才说的话。
  
  “朝廷啊,朝廷离我们这远着呢,山里很危险,出远门也很危险咧……”
  
  “山精吃人,妖也吃人,听说前面还有一个什么怪物,忘了?!?br/>  
  “什么朝廷?你说的撒子意思?”
  
  “国号是啥?哦,叫什么啊,你早这么说不得了,叫嬴,大嬴?!?br/>  
  ……
  
  秦阳一个人坐在那里沉思了许久,这个国号总不至于是巧合吧。
  
  大嬴神朝的大帝,许久都未曾出现,具体多久,秦阳也不知道,可能让下面的人安生不下来,诸位皇子也有了想法,甚至开始付诸于行动,这个时间肯定不会短了。
  
  现在坐镇神朝的,只是帝君法身,虽说跟大帝亲自在没太大区别。
  
  可回忆过往,这位大帝变得不能容人,只要有一丝不确定的猜忌,就能直接诛杀大员。
  
  被蒙蔽了,也会痛下杀手。
  
  亦或者,为了稳住国运,就敢直接赐死朝堂之上的顶尖大佬。
  
  不少人都小心翼翼,如履薄冰,背地里却说大帝变了。
  
  是不是他其实没怎么变,只不过他不得不按照最保险的方式去做。
  
  因为他压根就不在大荒,不在神朝。
  
  甚至于,他在某个地方,很长一段时间,都根本回不去,无法完全掌控神朝出现大变化,所以,只要有触及他禁忌的地方,他不得不立刻第一时间将其扼杀。
  
  “黑影,你知道的很多东西,不想告诉我,那你说,若是大嬴神朝的大帝,现在真的也在这里,他到底想干什么?”
  
  黑影沉默了许久之后,才缓缓道。
  
  “世人修行,皆为长生,可无论是长生千年,还是长生万年,十万年,都会有死的一天,纵然是我,此刻的样子,早已经不复当初,肉身早就没了,我的意识不灭,却也有归于沉寂的那一天。
  
  而你说的这位大帝,若是真在这里,那么只有一个可能,他想超脱,他想永生?!?br/>  
  “上古时代,就有些人这么做过,只不过失败了,断送了整个上古时代,上古天庭和上古地府也随之覆灭?!?br/>  
  “找到了你要找的人,就赶紧离开这里吧,若你说的这位帝皇真在这里,那他已经疯了,他的野心实在是太大,会葬送一切的?!?br/>  
  一夜无话,第二天天色放亮,阳气升腾,秦阳就告别了小村子,继续向着新得到的线索的方向前进。
  
  昨天晚上老丈给说了很多,只不过实在是国号的事情,让秦阳心里很是震惊而已。
  
  那些乱七八糟的各种消息里,其中就有紫鸾的消息,而其他人的消息却一点都没有。
  
  很显然,紫鸾做事靠谱的多,为了预防自己留下的痕迹找不到,还刻意留下了很多线索给后来的人。
  
  一路飞遁,行进数百里之后,这里的诡异,就给秦阳又上了一课。
  
  在秦阳穿过云层的时候,云气飞速的汇聚,聚拢千里之地的水汽,原本的白云,在极短的时间,化作了黑云,其内雷霆闪耀,化作一道道浮动的道纹,直接将秦阳困在了里面。
  
  天空中飞过的飞鸟,也尽数被囊括在内,雷霆闪耀之后,一大群飞鸟化作齑粉,其内飞出一缕缕破碎的神魂,被云层吞噬掉。
  
  一道道粗大的雷霆,如同长河,穿梭在云层之中,强行将秦阳笼罩在内。
  
  可是无论秦阳如何突破,都无法对云层本身造成什么伤害,只能被动挨打。
  
  甚至拿出昊阳宝钟,敲响了一次之后,也只是将周身的雷霆震碎,将云雾逼开了一些。
  
  这些云雾本身就是碎的,震碎了也毫无影响。
  
  “一片云竟然也能觉醒灵智?这鬼地方还有什么东西不是活的?不,这鬼地方还有什么东西是不吃人的?”
  
  实在没辙了之后,秦阳就开始将上下四方劈在自己身上的雷霆,尽数导入到海眼之中,当做库存力量,等着以后有时间了慢慢炼化。
  
  吞噬到一半,秦阳这才忽然灵光一现。
  
  对啊,这白云要吃自己,那自己也把它吃了不得了?
  
  不能这货身上没有肉,就不能吃了吧?
  
  想到这,秦阳张口一吸,周遭的雷霆,连同大片大片的云气,都如同泄闸的水一般,被秦阳远远不断的吞噬掉。
  
  足足三日的时间,才见云气越来越少,黑云慢慢的化作了白云,雷霆消失不见,云气也没了动作。
  
  当秦阳将云气彻底吞噬干净的时候,晴空万里,只见天边,还有一团不过里许大,如同一团白棉花一般的白云,飞速的向着远处飞遁而去。
  
  “现在想跑?晚了!”
  
  秦阳化作遁光追了上去,落在白云之上,张口就要将其吞噬掉。
  
  “大人饶命??!”
  
  脚下的白云,化出一张小屁孩的脸,可怜巴巴的看着秦阳,说着就开始嚎啕大哭。
  
  淅沥沥的毛毛雨,从白云之上洒落,原本就只剩下里许大的白云,又开始飞速的缩小。
  
  短短十几个呼吸,就见白云只剩下十丈大的一团,在烈日的照耀下,还在不断的缩小。
  
  秦阳踩了踩白云,又直接躺在白云山,一个念头忽然在秦阳脑海里浮现。
  
  这不是现成的坐骑么?方才这货逃跑的时候,速度可不慢啊……
  
  “别哭了,再哭就真哭死了?!?br/>  
  “哇……”白云还在不停的哭,眼看着就真的要哭的消散掉了。
  
  秦阳张口一吐,将吞噬掉的云气,吐出来一部分到白云里,让它变大了一些。
  
  “老老实实认主,留你一命?!?br/>  
  白云一听这话,立刻翻滚了起来,一个光团从里面浮现了出来。
  
  秦阳伸手抓住光团,将其炼化,再将光团丢了回去。
  
  念头一动,白云不断的缩小,化作丈许大,落在秦阳脚下。
  
  “你产生灵智多久了?”
  
  “忘了……”
  
  “那你记得什么?”
  
  “我也不知道?!?br/>  
  秦阳砸吧下嘴,这货真是精怪?
  
  “认得路不?”
  
  “认得?!?br/>  
  “会嚎叫不?”
  
  “会?!?br/>  
  “那行,往东走,给我一直喊:秦有德在此?!?br/>  
  白云嚎了一声,跟鹅叫一样,声音也不大,秦阳继续张口将之前吞噬掉的云气吐出来,还给白云。
  
  一天之后,一团里许大的黑云,载着秦阳向东一路飘去。
  
  云团之中,雷声滚滚,声震千里,隐约可以听出来,似乎是嘶吼的声音。
  
  “秦有德在此,有德在此……在此……此……”
  
  秦阳躺在黑云上,将耳朵封闭了,美滋滋的品着酒,心里默念一声。
  
  “老子真是个天才,找不到他们,让人家来找我不得了?!?